设为首页收藏本站手机版游戏

彩草原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用户

扫一扫,访问微社区

查看: 43543|回复: 596

强文推荐老婆出轨男人这样做真是霸气,记一名医生为报复老婆出轨而精心设计的复仇计划

  [复制链接]
水入清山 发表于 2011-6-14 08:36:51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马上注册,结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让你轻松玩转社区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注册用户

x
我是一名医生,事情开始在去年初。当时,我在外地出差,一天 晚上应酬回来,刚到宾馆,就
接到了老婆的电话。她语气忧虑的说自己生病了,我问什么病,她不肯说,追问了半天,电话那头她却一声不吭,最后悠悠的说:你回来就知道了。然后就挂了电话。我再打过去,手机关机,家里座机无人接听。

我感觉有些蹊跷,给她父母打了个电话,开始没说她生病的事,随便聊了一下家常,最后问她
最近回家过没有,工作和身体怎么样,老人家说她最近没回过家,但昨天上午才通过电话,一切都好。又寒暄了一会儿,我挂了电话。

我躺在文明用语想了想,又起身给她妹妹打电话,手机接通后,我开门见山的问老婆出了什么事。
电话那头,妹妹有些惊奇的反问我:你还不知道啊,她怀孕了。我愣了一下,问是什么时候的事,她说昨天下午陪我老婆去医院做的检查。我告诉她,老婆给我打电话说自己病了,并没有提怀孕的事。妹妹说那我去看看她,过一会儿给我电话。然而,当天晚上,我一直没有等到电话,也没有再联系上她们姐妹。

第二天上午9点左右,我正在开会,老婆的电话打过来,说自己怀孕了,但是不想要,准备做
掉。因为会议马上轮到我发言,我只说了一句:先等等,我们再商量一下,中午和你联系。就匆匆收了线。

中午,我打她电话,关机。给她妹妹打电话,关机。给她父母家打电话,无人接听。

晚上,我再给她打电话,这次终于接通了。我还没来得及责问她,电话那头,她已经哭了起来,声音不大,是那种压抑着的啜泣,电话这头,我也能感觉得到她撕心裂肺般的伤痛。她一直哭了差不多十分钟左右,情绪才稍微平复。我问她怎么了,她说:对不起,没征得你同意,就把孩子做掉了。我不忍心说什么,也没有提中午她关机的事,安慰她说我们还年轻,以后还会有的。

老婆是一家外企的中层,最近还有希望提拔,她说,不希望因为孩子的关系使自己失去这次升
迁机会,我表示理解。但是,令我有些疑虑的是:每次的夫妻生活,在她的坚持下,我都使用了避孕药套,虽然说这也不能保证万无一失(这也正是当时我没有对她提出表示怀疑的原因),但是,在我内心深处,还是隐隐有些不安。

[color=#ff0000]人生哲学[url]http://zx.caicy.com[/url美女图库[url]http://MM.CAICY.com[/url][/color]唯美图片http://bbs.caicy.com美女图库http://MM.CAICY.com华语音乐http://hy.CAICY.com

评分

参与人数 1休闲币 +10 魅力 +10 贡献值 +100 铜钱 +100 收起 理由
忏悔者 + 10 + 10 + 100 + 100 很给力!兄台好霸气

查看全部评分

 楼主| 水入清山 发表于 2011-6-14 08:41:52 | 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水入清山 于 2011-6-14 08:42 编辑

由于这次出差任务比较艰巨,所以,我又呆了差不多一个月。在此期间,我们正常的通着电话,互报平安。她的情绪一天天的好转,在我回家前一周,她如愿以偿的从副职调到正职,那天晚上,她和部门的同事在酒店庆祝,同事们灌她酒,她躲到厕所里给我打电话,告诉我自己喝醉了,最后说:老公,你要加油哦!在遥远的地方,我也被她的开心感染了,那一夜睡得好甜。

在这期间,她的手机也变得畅通无阻了。

回家的那天,飞机晚点,到家已经是晚上了。她和小姨妹在等我吃晚饭。保姆没在,晚饭是小
姨妹做的。

吃饭的时候,老婆告诉我,在我出差期间,保姆因为丈夫出了点事,辞工回家了,走的时候,
她多给了二百元钱。吃完饭,小姨妹说第二天警局有事,就先回了。我们商量了一下请保姆的事情(老婆不会做饭,平常我们都忙,所以一直都请人),就上床睡觉了。

张爱玲说:到女人心里的路通过
她是对的。一上床,那具熟悉的身体就让我充满了陌生感,老婆刻意掩饰的抗拒,却通过她的
身体,羞辱了我的自尊。

完事后,我假装满足的闭上眼睛,心里开始计算着保姆离开的时间,根据保姆平常发工资的时
间和收入,经过简单的计算,我已经确定她是在老婆怀孕前三天离开的。再联系到她怀孕时几次莫名的反应,我确信:老婆出轨了。

 楼主| 水入清山 发表于 2011-6-14 08:43:30 | 显示全部楼层
第二天,我借着交手机费的名义去移动查老婆的通讯纪录,被告知密码已更换。我再到电信查
家里座机的通话纪录,没有陌生的号码。只是老婆和她妹妹的通话非常频繁,特别是在小姨妹去找老婆那个晚上以后,她们的通话时间经常超过一个小时,每天两次以上。以前,平均一周打两个电话,每次不超过十分钟。

小姨妹是pol.ice ,27岁,有一个男朋友,商量着年底结婚。我相信她知道老婆的事情,但
是要想从她口中得到什么讯息,跟让哑巴说话的难度差不多,基本上是不可能的。

我想起了保姆,这可能是我唯一的线索。保姆家在农村,没有电话,于是,我回家找到了她的
身份证复印件,抄下了地址。

过了两周,我给单位请了假,跟老婆说要出差,就搭上了开往保姆所在地方的长途汽车。

辗转了5 个小时,才找到保姆的家。我买了些礼物,说出差路过附近的城市,顺便过来看看她。她很感动,忙着给我端茶倒水,一边让丈夫安排晚饭。我问她,丈夫的事情处理好了没有。她说丈夫没事啊,我忙说记错了,对不起。

吃饭的时候,我问她为什么辞工,她说是因为老婆告诉她我们都要出国进修,家里不需要人了。我沉默了一阵,说:是这样的,本打算我回来以后再告诉你。她说早几天晚几天也没什么关系,家里孩子上初中了,也需要她。

经过一阵闲聊,还了解到以下信息:在我出差期间,老婆有3 天晚上没回家。一天晚上12点多,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送老婆到楼下,保姆看到了他的车,她说:是一辆黑色的车,路灯比较暗,看不清车牌,好像中间有几个圈圈。第二天,老婆告诉她我们要出国,她就回家了。

在保姆家住了一晚。第二天清早,向她告辞后,我走在乡间小路上,确定了几件重要的事情:
老婆说谎了;保姆因为看到了重要的事情才被辞退;那个男人,开一辆奥迪。

我茫然若失的坐在长途汽车上,一瞬间,我甚至希望汽车驶出国道,坠崖而亡,让我永远没有
机会面对真相。


 楼主| 水入清山 发表于 2011-6-14 08:45:33 | 显示全部楼层
   回城后,到医院坐了一会儿,径直回家了。我洗了个澡,有种心力惧碎的感觉,一躺下,就沉
沉睡去。第二天早上,老婆把我摇醒,告诉我她今天要出差,等几天再回来,让我去洗洗车,听着她把汽车钥匙放在茶几上的声音,我彻底醒了过来。

汽车是老婆进单位时我送她的礼物,那时,我卖了摩托车,动用了几乎全部的存款,就为了实
现自己的承诺。拿到车时,她抱住我,感动得哭了,泪水浸透了我的衣襟……她的喜悦,通过泪水传播到我的身上,化作幸福,让我感觉自己置身于天堂。

然而,几年以后,她多次流露出这部车有失她的身份,希望尽快换掉。

而我,一直踩着自行车穿梭于上下班的文明用语中,数年如一日。也许,我也有失她的身份,该换
掉了吧?我情不自禁的这样想。

洗车的时候,小工让我收拾一下车里的重要物品。我在清理后座的时候,发现在座垫的夹缝里,缠绕着两根头发,一根细长柔顺,一根粗短茁硬。我小心的用报纸包裹起来。我在疑似有精斑的地方用小刀刮下一些表层,收藏好,放进口袋里。

洗完车后,我回家在文明用语找了半天,找到一根老婆的头发,把它和另外两根头发放在一起。带
着这三根头发和疑似精斑,我迅速开车去了医院。

通过微量元素的测定,其中两根是同一女人的头发,也就是老婆的;一根是男人的头发,我认
为就是情夫的;再通过色素含量和毛发横断面直径的测定,确定了情夫的年龄在40到50之间;通过热解离试验,我再次确定了情夫的血型,A 型。

遗憾的是:疑似精斑可能固化时间太长,分离不出来了。
 楼主| 水入清山 发表于 2011-6-14 08:45:56 | 显示全部楼层
    确定了情夫的年龄,也让我把老婆同事的嫌疑排除了。她们公司年轻人多,中国人没有超过40
岁的,40岁以上的都是老外。而老婆,对老外极其反感,刚进公司的时候,想起老外身上香水和狐臭混杂的味道,她回家还吃不下饭。

由于老婆出差,小姨妹知道我没地方吃饭,所以和男友聚会的时候,常常叫上我。她的男朋友
姓谭,是农行的一个软件工程师。

有一天吃饭,聊到他们结婚的事情,不知不觉又说到生孩子的问题上去了。我突然想起一件事,于是问小姨妹:你姐姐做手术,去的我们医院吗?小姨妹说:不是,是临城的一家医院。

我心里立刻充满了狐疑:我工作的医院,在本省的医疗条件最好,而且,医护人员的家属在这
里治疗有许多方便,放弃这里,去临城做手术,一定是为了隐藏什么。

可小姨妹陪老婆去我们医院做手术,不需要隐藏行踪啊?思虑良久,我开始怀疑:老婆做手术,情夫也去了,不去我们医院,是怕碰到熟人。

想到这里,我内心波涛汹涌,却依然镇静的吃完饭。饭后小谭说去小便,我也跟了去。我先在
后面的洗手池用水浸了浸脸,平复一下内心的激动。进到厕所的时候,我瞟了一眼,发现小谭小便不畅,冠状沟处似有白色粘液。作为医生,我知道这意味着什么

 楼主| 水入清山 发表于 2011-6-14 10:56:22 | 显示全部楼层
家的路上,我给临城医院的一个兄弟打电话,希望他帮忙调一下地下车库的录像,他说没问题,让我第二天去,也没多问什么。兄弟就是兄弟,关键时刻鼎力相助,却不需要知道原因。

第二天一大早,我给医院打电话调班,就趋车直往临城。

在朋友的帮助下,我调出了那天的录像。果然,是一辆黑色的奥迪A6,车牌号是我们当地的go-vern-ment车牌。我恍然大悟:老婆因为工作关系,经常和go-vern-ment部门接触。她的情夫,是一名官员。

拿到了车牌号码,以后的事情就相对比较容易了。经过两天时间的努力,我基本弄清楚了情夫
的基本情况。某局局长,副厅级干部,45岁;老婆40岁,某局财务,副处级干部;两人关系在人前还不错。有一女儿,20岁,在本城读大学。

还有一点比较重要的情报,情夫这几天也不在本城。我想他们是在一起。

晚上,老婆打电话给我,说明天回来。我思量着,怎么和老婆好好谈一谈。

凭心而论,老婆虽然出轨,但是如果能及时回头,我并不想挑破。

情夫有家庭,为了位置,也不可能和她结婚。

他们年龄相差十几岁,基本不是同一个时代的人。当官本思维、拜金主义和恋父情结的梦幻被
长期地下情的愤懑和阴暗击得粉碎时,我不知道他们除了偷情的快感外,是否真的能够找到长年维系这种关系的纽带?

当然,年龄的差距到底是优势还是劣势,我也不敢一言以蔽之。或许女人的心理,在她的一生
中,始终需要借助父亲的影子,才会感到安全吧

 楼主| 水入清山 发表于 2011-6-14 10:56:51 | 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水入清山 于 2011-6-14 10:57 编辑

过了大概三个月,那天下着大雨,老婆到医院接我回家,一路无语。快到家时,她打破了沉默,说:我想要个孩子了。

我说好的。

吃过晚饭后,我们疯狂接吻. 她很忘情,动作激烈,控制着主动权,我配合着她,在她那久违的
迷离的眼神之中,我仿佛又找到了酣畅淋漓的感觉。

40天以后,她告诉我,自己怀上了。

我黯然不语。

老婆怀孕后,她把她母亲接过来一起住,我们又请了一个人。不过,从那时开始,我就很少回
家吃饭了,夜夜宿醉,有时候还不回家睡觉。

老婆用怀孕的事实撕裂了我的底线,我要忘记她,报复她。
 楼主| 水入清山 发表于 2011-6-14 10:57:40 | 显示全部楼层
一天晚上,正在KTV 唱歌,小姨妹给我打电话,说老婆不舒服,可能要送医院,问我在哪里。
我借着酒劲告诉她,自己也不知道在哪里,让她去猜,猜到了麻烦她告诉我,好让我知道自己的准确位置。

二十分钟以后,小姨妹带着两个便衣pol.ice 来到了我的包厢,从两个小姐腿上把我拽了起来,
推着我下楼,塞进了面包车里。

老婆已经被送医院了,看到她躺在病文明用语楚楚可怜的样子,我不由自主的感到一阵恶心,在病
房里‘哇哇’的吐了一地。随即,就靠着墙呼呼的睡着了。

很遗憾的是,老婆这次只是普通的妊娠反应,可能伴随着产期忧郁症,导致反应比较强烈。老
婆自然会有产期忧郁症,因为孩子的两个父亲都只能永远缩在龟壳里。我心里冷笑着,伴随着一阵绞痛。

第二天一早,小姨妹闯进我办公室,当着病人的面数落我。我让护士把她撵走,她不走。我告
诉她,这是医院,是看病的地方,找我可以,要花钱挂号的。她扭头就走,挂了我10个号,把我骂了一上午。
 楼主| 水入清山 发表于 2011-6-14 10:58:44 | 显示全部楼层
下午,我请泌尿科医生帮我查一下小谭的病历和检验报告,果不其然,我拿到了结果。我给小姨妹打了个电话,告诉她晚上我到她那里去,有事和她谈。我要求小谭回避,她冷笑着说:可以,谅你也不敢对pol.ice 干什么。

下班时,我把资料放在费旧的特快专递信封里。到小姨妹家时,她穿着警服,还戴了帽子。我
说把警服脱掉,如果还一本正经的样子,我就什么话都不说。

我告诉她没吃饭,让她煮碗面条。她说好,换了便装,下楼去买卤菜。煮了面,我又说要喝酒。找了半天,她拿出瓶伊利大曲,然后绞着胳膊,站在一旁,冷冷的看我又吃又喝。

我说你不要用居高临下的姿态看着我,你以为自己是谁啊,你姐姐委屈了,你要帮她出头?她
有我委屈吗?我哪天怀个野种给你试试,让你免费当妈,看你的同情心还泛滥不泛滥。

她蹦过来想抽我,被我一把推开。我把信封摔到她身上,冷笑说:好好看看吧,这是你家小谭
的检验报告,淋病,知道是什么吗?给你解释一下,性病的一种,全称叫做淋菌性尿道炎,主要传播途径是性生活,别告诉我是你传染他的吧。

说完,我抓起酒瓶,猛灌了几口。

我清楚的知道,对她的打击是沉痛的。

 楼主| 水入清山 发表于 2011-6-14 10:59:09 | 显示全部楼层
小姨妹谈过两次恋爱,初恋男友是她的至爱,因为寻花问柳被她发现,才忍痛割爱。分手时,
她伤心得死去活来,绝食了两天,一年内拒绝了任何男人的追求。

小谭个子不高,人也不帅,外形条件和她前任男友相去甚远。她和小谭交往,主要是看重他的
踏实和质朴,以为可以托付终身。我猜,她连做梦都没想到过,她心目中这个只会写程序的技术白痴,也会有放浪形骸的时候。

视线之中,小姨妹紧咬着嘴唇,拿着报告的手微微颤抖,眼里噙满了泪。过了一会儿,她蹲下
身子,用手捂住脸小声的哭泣起来。

我走过去扶起她,说,你知道我的感受了吗,爱人出轨的滋味不好受吧?听我这样说,她一头
扑入我怀里,放声大哭起来,受了她的感染,我的眼睛也模糊了。

越是坚韧的盔甲,下面的身躯越是柔软,就像乌龟的壳。

只用了一分钟,小姨妹就让酒瓶见底了。然后她翻箱倒柜的找酒,没找到,就冲出门去,在楼
下的小卖铺要了瓶琅琊台,坐在花园旁边的台阶上继续喝。我一路跟着她,陪着她,看着她分不清自己的鼻涕和眼泪。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用户

本版积分规则

关闭

推荐阅读上一条 /8 下一条

您尚未登录,请登陆后浏览更精彩内容!
 注册用户
找回密码

小黑屋|手机版|彩草原 ( 苏ICP备16030354  

GMT+8, 2018-7-20 14:17 , Processed in 0.106625 second(s), 19 queries , Gzip On, APC On.

Copyright ©2010 彩草原www.CaiCy.com) 版权所有
本站信息均为会员发表不代表彩草原(CaiCy)网立场,严禁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
如需帮助请联系管理员邮箱:1#caicy.com(把#号换成@)技术支持: 才思技术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